下载污污污的软件香蕉

张显略带深意的笑了笑,拉开压杆椅坐着说道:"要不然,你问问报社那边。"

楚峰起初的意思是,出版图书首先不得有作者本人的资料介绍之类的吗?并没有说一定要打听这位作者。

不过张显接下来的话,倒是惹得楚峰不得不深思起来。

"我说老楚,照那双吧对于农业知识在互联网上的开放性成都,咱们农大明年招生的问题值得考虑一番了!"

楚峰放下书靠在椅子背上,沉吟少顷说道:"是啊,现在看来,得见见这位作者同志了,如果她的书和贴吧内容能带上咱们农大的抬头,那明年……"

话没说完,已经很明了,如果陈双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哪怕是简单的说一句,她的知识是受过京北农大教授们的指点也行,这对于京北农大明年的招生情况以及受到社会的关注度绝对是如虎添翼。

"我回头找人打听一下这位作者同志!"

……

此刻,陈双正在四合院里坐在电脑前,吃着刚下好的面条,一边握着鼠标在查看新帖的情况。

现在的局面似乎比陈双一开始想象的还要乐观,有不少种植户和农产品养殖的专家,业余等等社会群体汇聚一堂。

有人提问养鱼遇到了某种情况,各路专家和业余半专业的人士都纷纷回帖发表有效的应对措施。

当然,业界专业人有的是来打广告的,这些的话陈双并不反感,毕竟双吧还不成熟,人气还不够旺,后续对于打广告的这种投机取巧的信息会加以屏蔽。

吊带半熟女孩居家生活照

想着,陈双眼睛不离显示屏,抬手端过面条碗,哗啦啦的吃了一口。

面条还在牙花子跟舌头之间翻滚,手机响了,陈双接了电话笑着说:

"小柳,吃了没?"

出版社的小柳呵呵一笑,最近这段时间她是异常开朗,因为陈双这本书销量突破建社以来的历史数额,她被提升做了编辑主任。

"陈双,我有个提议可以趁热打铁,接下来我想下一期的杂志请你做特邀嘉宾,专门出一处特访专栏,你觉得怎么样?"

要是陈双能答应,下一期农业专栏的杂志一定卖得好,只是,这还要看陈双答应不答应,毕竟她这次的稿子分文没收,唯一的要求就是在书上打个关于双吧的广告而已。

陈双知道小柳一项不喜欢拖泥带水,只是这本书的销量好根本不是陈双的主要目的,她也不想在这个还没站稳脚跟的节骨眼上曝光自己。

"不行!"陈双一口回绝:"我不喜欢被关注的感觉!"

电话那头儿沉默了少许,小柳随后笑着说道:"那行,这事儿只是提议,既然你不同意,那就算了!"

挂了电话,陈双发现面条都泡腻了,赶紧呼啦啦的吃完吧碗筷先丢在一旁,随后陈双心想这段时间出的风头够大了,该消停消停了。

收拾收拾准备去工地看看,却在关电脑前发现qq下头的小喇叭在闪动,点开一看,一位叫做京北农大的人出现在视野中,验证消息是:

"我是京北农大的副校长楚峰,很荣幸成为朋友!"

陈双一愣,原来楚父叫楚峰,想到这里,陈双给了自己一嘴巴子,这个时候还惊讶名字做什么?

主要问题是,他加自己干什么?难道是因为那本书在农大校园火了才受到他的关注吗?

不过看验证消息,他好像不知道自己是陈双,又或者是,她不知道作者陈双就是曾经那个被看不起的陈双。

可是,加他干什么?陈双蹙眉,当即就点了拒绝,而且还勾了不再接受此人好友信息。

随后,妥妥的关上电脑出门去了。

外头,飘起了绵绵秋雨,寒风凌厉,陈双竖起了风衣的衣领,带上手套儿这才握着自行车把手上了车。

脑子里闪过一个看似不疼不痒却很凄凉的感慨快下雪了,要过年了!

车轮压过郊区泥路留下一条不深不浅的车轱辘印子,这雨下的叫人有些烦躁,不大也不小,撑伞觉得累手,不撑伞也淋不透却能湿了衣服。

一到工地,刘雪梅就看着陈双蹙眉说道:"我说陈双,你要么搬到工地来咱来一起住,要么就别老过来了,这天怪冷的!再说,下个月就过年了!"

陈双下了自行车,脱掉手套,双手捧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

"过年这不还早吗?这才月初,过年摊在二月初呢!"陈双感觉刘姐今天尤其忧郁:"对了刘姐,工人几号放假?"

"今年1月16就是除夕了,哪来的二月初?我看你是过的是去年的年三十吧!"

刘雪梅纠正道,陈双这才恍然大悟今年是九八年,再过一个多月就是一九九九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她都回来第四个年头儿了。

"我吧反正也不想回娘家,正好过年留了十几位工人加班,我就在京北这哈受着,过年不回去了!"

刘雪梅补充道,陈双微微愣神:"要不,刘姐上我家过年去,人多了也热闹!"

"不了不了!"刘雪梅摆摆手表现的十分洒脱:"过年和平时不都一样吗,吃个饭啥的,不回去了!"

陈双没有勉强,只是从刘姐的眼中看到了浓郁的伤感。

"贺哥还要多久才出来?"陈双问道。

刘雪梅眼中含着一丝晶莹,却笑着长出一口气说:"呃……还得两年吧!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呢,今年过年有没有打算把你藏着的那位领回家见家长?"

陈双浅笑,一对酒窝储满了耐人寻味的甜蜜,像是一壶老酒,越陈越香,越陈越敦厚,不懂酒的人喝一口都是糟蹋,所以,这一壶老酒不是随便哪个人就喝的出味儿的。

"我啊,还穷着呢,配不上人家的家世啊!"

"小双,你还叫穷,你知道你刘姐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在干啥吗?"

陈双洗耳恭听。

"在家里跟我弟三天一打,两天上房,五天揭瓦!"

"哈哈!"陈双笑了。

"你这个年纪能走到这一步已经让人匪夷所思了,你要是说穷,我比你还穷,毕竟我花的钱都是贺明挣得钱,而你不一样……所以呢,刘姐心里是很欣赏你的!"

刘雪梅说的是心里话,至少陈双可以随随便拿出来上百万来投资,可她呢?一直被人养活着,从来不知人间疾苦。

她像陈双这么大的时候还只是到处挑男人,凭着自己有几分姿色,一般男人都被她拒绝了,然而只有贺明有出息,有钱,她起初确实是因为钱嫁给了贺明。

可现在,她眼前站着的这位丫头,凭着自己的本事,从不靠男人的施舍混到眼前这种地步,她不佩服都难。下载污污污的软件香蕉